不知道干嘛的lof

男朋友变成狗了怎么办(上)

老规矩,勿扰蒸煮摸着良心念十遍。

XX

 

柳词是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拱醒的。

 

从宿醉中醒来的感觉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强烈的呕吐感迅速拨开理智的屏障开始折磨他的神经,全身关节的酸痛无不是在谴责身体主人恶劣行为。柳词痛苦的翻了个身,一边有些烦躁的对着旁边扰人的东西挥了挥手示意快滚,一边强忍着想吐的感觉,重新把头重重的埋进枕头里以躲避阳光直射。

 

“嗷!”身边的人依依不饶的拽着他的被子企图将他从床上刨出来。

 

 

别吵……傻逼儿子自己去玩儿会儿……柳词昏昏沉沉的蹬一蹬腿,伸着手企图和身上的作用力争夺被子的主权。

 

等等,什么东西?怎么还有毛的?

 

柳词迷迷糊糊的把眼睛眯开一条缝,扭头企图看清压的自己喘气都难的是个什么生物。无奈要睁开眼实在还是太艰难了,他只堪堪看到些白茫茫的光线,意识和感官都来不及发挥他们的作用,他又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

 

方青砚?……什么啊…………

 

柳词不太舒服的动了动肩膀,只觉得身上的什么东西顺着他的大腿一路踩过他的屁股和背,然后软乎乎的按在他脖子上,一股热气伴随着有些急促的呼气声贴近他的耳背——

 

 

“呜呜呜嗷!”

 

“啊啊啊啊啊啊我操你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XX

 

柳词自己怕不是快疯了。

 

面前这只白色的毛球——似乎是只年幼的博美——正趴在自己的被子上,嘴里还衔着自己的裤子,似乎是被自己猛的坐起来的剧烈晃动摇的打了个滚。现在正睁着它黑珍珠似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自己咿咿呜呜的叫,一张狗脸显得有些气鼓鼓的。

 

柳词吃痛的摸了摸磕在床头板上的后脑勺。

 

不管这包磕的大不大,他都得感谢这一磕让他现在能正确的思考一些问题。

 

譬如这只狗他妈是从哪里来的?

 

 

 

XX

 

柳词想起了前几天和方青砚散步路过宠物店,那小孩眼巴巴的扒在玻璃上往里面瞅。

 

“走啦,你自己都养不好。”

 

柳词拽着他胳膊往前迈了一大步,方青砚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只好怏怏的退回来,“再说你那儿天寒地冻的,别给你冻死了。”

 

“哎,也是。”方青砚依依不舍的从玻璃上下来,吸了吸鼻子,“药好难吃的,还是不要生病比较好。”

 

柳词被方青砚莫名其妙地给小宠物灌上了自己的弱智想法的行为逗笑了。见这小屁孩万分不舍三步一回头,开口就准备嘲笑他可怜的像个买不到糖的小孩,回头再一想这么形容他自己不就成了古板刻薄的恶老爹,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这可不行,我可是个开明的父亲。

 

柳词在心里暗自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工资,又回忆了一下刚才橱窗里撇见的名牌,心里迅速的打起了用宠物换方青砚假期宁波居住时间算盘。

 

毕竟小朋友的假期一放就整整半年多呢。

 

半年能干什么?半年生孩子都快够了。

 

柳词把脸上的傻笑团巴团巴收好,默默的把心里的算盘一丢,用力握了握手里抓着的那只有爪子,又捏了一把小朋友的脸。

 

“你喜欢就养吧。”柳词十分真诚的提出了建议,“我帮你养着,你回来后还可以来看它。”

 

柳词觉得被自己完美的演技惊艳了。

 

只见方青砚小朋友闻声愣两秒,嘴角以肉眼可见的弧度勾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笑逐颜开的神情让柳词觉得他仿佛下一秒就要拉着自己去马路上跳舞。

 

让你知道谁疼你呀。柳词得意的搔了搔鼻尖。

 

不知道现在讨个吻还会不会被打脸。

 

柳词自己意淫的正高兴,然而这厢方青砚似乎是回过神来了,突然爆笑着的甩开他的手啪啪鼓起了掌。

 

柳词错愣的看着他笑倒在自己怀里。

 

“柳词你说说,”方青砚笑的眼泪都掉出来了,“你自己说说,你除了吃还会什么?”

 

哦。

 

柳词觉得八月份的风吹的他有点心凉,面无表情的抬腿就走。方青砚连忙从后面一蹦一跳的追上来,挽着柳词的手,竟然是难得一见的撒起娇来。

 

“真的养吗?我觉得你还是可以的。”

 

“哼。”

 

“柳词?养吧,这么可爱,冬天还能暖手。”

 

“老了。”

 

“柳词你他妈怎么这么小气的……哎哎哎!柳词叔叔?”

 

“…………”

 

“柳词舅舅?”

 

“喂…………”

 

“柳词哥哥,我好好说话了。”

 

“……好好好放手大街上不要搂搂抱抱。”

 

………………

 

我他妈可别是个白痴吧。柳词想起自己当时反倒被方青砚哄的当街傻笑收都收不住的场景,恨铁不成钢的捂住了脸。

 

所以该不会是方青砚这小逼崽子就这么等不及的自己把这狗儿子抱回来了??

 

 

 

 

XX

 

柳词觉得脑壳痛。

 

答应是答应了,也没准备反悔。但是买个宠物可不是游戏买个号这么容易,这点柳词还是明白的。他自诩是个很怕麻烦的人,也没什么爱心,养一个祖宗级的盆栽他已经奉献了人生中所有的爱和激情了,养狗这种麻烦事本来就被他列在下辈子再考虑的事项里。

 

但是儿子高兴呀。

 

那……那就养呗。

 

可是总不能前置工作一项都没做,狗主子倒先到家了吧?

 

“儿子!”柳词一把抄起那只还咬着自己裤头乱甩的毛球,强忍着眩晕感骂骂咧咧的往客厅走,“方青砚??玩你妈!你给我过来!”

 

没有回应。除了怀里这只狗崽子扯着他领口凶巴巴的呜呜声音。

 

怪事儿了,自从他来了我这儿就一直猪一样的作息,难不成还良心发现自己的体重飙升偷偷出门晨跑了。

 

柳词在厅里转了一圈,又兜兜转到阳台,然后百年难得一次的打开了厨房的门看了一眼,最后不得不相信方青砚的的确确不在家里。

 

好吧。柳词愤愤的把毛团子抛到沙发上,自己也瘫了上去。他实在头晕的厉害,光站一会儿就三番五次的觉得反胃作呕,实在没什么心情去琢磨这个小孩是不是又闹脾气或者又在搞什么鬼。

 

那毛团子本赖在柳词怀里扒拉他的衬衫,嘴里不停叽叽咕咕的不知道想表达些什么。突然被凌空这么一丢,砸在荨麻面料的布艺沙发上咕噜噜的滚了个圈儿,晕头晕脑的打了个嗝,又气急败坏的蹦起来对着柳词一阵嗷嗷。

 

柳词被它吵的头晕脑胀烦不胜烦。想来昨夜应酬喝的断片,今早宿醉被迫吵醒,醒来儿子好像又又又出走了……一大堆事儿塞在他本来就不大清醒的脑子里搅得他着实非常想发脾气。他伸手一把捏住那张从他吵醒他开始就没停过的狗嘴,咬着牙恶狠狠一把把这个巴掌大的小脑袋按进沙发垫里:“叫叫叫叫,就你一张嘴叭叭的吵吵吵你妈给老子闭嘴!”

 

小东西闷在垫子里头的,被他吼得直抖,弱弱的发出一声细声细气的尖叫,似乎是被他捏疼了,又哆哆嗦嗦的不敢挣扎,只能惨兮兮的趴着不动。

 

柳词板着一副一脸恶毒后妈的嘴脸捏狗头捏的正起劲,突然发现手里毛团子挣着挣着便不动了,心道坏了,赶紧把小东西从坐垫里刨出来,又做贼心虚的摸了摸它的狗头。

 

差点忘了这是儿子的狗,不会这就被我玩傻了吧。

 

这可不行,那儿子回来还不得把我塞进马桶冲下去。

 

柳词矜矜业业的给它顺了一会儿毛,发现这小傻逼还是抖的像个筛子似的,有些无奈的伸手掰正了一看——

 

好嘛,居然给他吓哭。

 

柳词嘴角抽了抽,非常想爆笑,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样欺负一只狗实在是有辱人类的尊严,还是生生憋了回去。见这狗崽子扭着头,尾巴都快甩在他脸上了,一看就是狗脾气上来了,顿时更乐了。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哄小孩的经验是有一点,哄狗的经验是半点也没有,想来想去又伸了只手挠了挠它的下巴。这傻狗这才有些受用,舒服的伸了伸腿,小心翼翼的跟着动作蹭了蹭他的手背,脸侧的毛果不其然湿哒哒的蹭了柳词一手。

 

柳词觉得自己有点被萌到了。

 

小东西一面委委屈屈的蹭着他的手,一面又开始奶声奶气的叫了起来,不过音量倒是要比之前小了不少,似乎也知道柳词不想让它吵。柳词有些好笑的把它抱进怀里翻过来,摸了摸小肚子,又捏了捏软乎乎的爪子,把能顺毛的部位都撸了一遍,不一会儿这狗崽子又开始扯着他的领子嗷嗷乱拽,俨然又回复刚才那副无法无天的模样了。

 

这小逼崽子可真像他妈。柳词被这狗异常熟悉的耍赖套路搞的啼笑皆非,脑子里不由浮现了平日里某个小朋友抱着枕头赖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求顺毛的模样,又被萌的心头一阵荡漾,坐在沙发上笑了好一阵,结结实实的是萌舒坦了也气也消了。

 

这么好玩儿的狗,小傻逼不在太可惜了。

 

柳词摸着狗肚子想。

 

所以孩子他妈到底去哪了?

 

XX

 

柳词抱着狗在沙发上傻笑了半天,直到墙上的种时针逼近“10”,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有些饿。

 

一只狗你也能玩到废寝忘食。柳词呸了自己一声,依依不舍的把狗爪子放下,又摸了一把狗头,这才龟速挪动着去洗漱。

 

昏昏沉沉折腾半晌,柳词才歪七扭八的挂好毛巾踩着拖鞋拖拖沓沓的走出来觅食。自从方青砚假期回国入住这个房子后怒斥柳词将厨房双门冰箱归为摆设性质家具的行为暴殄天物后,就无比自觉的操起了一日三餐的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柳词还真不大相信这个成天窝在电脑前打字比嘴快的小鬼居然在做菜这种事上有异常的天赋。

 

“你这算什么?家有仙妻?”飘云凌对柳词夸张的吹捧有些咋舌。

 

“算了吧,方青砚这种级别的再不济也得喊声大圣,”花舞剑笑的打嗝,“说仙女也太看不起他了。”

 

柳词听着不远处厨房里的小盆栽哼着完全听不出调子的歌愉快的洗着菜,心说你们两个懂个屁,我柳词歌妤钦点的儿子就算是狗也是个萌宠,不养不知道有多省心。总之早中晚吃什么这种单身狗考虑的问题已经离我远去了,不服也去找个能下厨能上床点的外卖都好吃的。

 

 

 

但是凡事总有意外。

 

柳词今天确实没能成功在餐厅里寻觅到能吃的食物。

 

他迷茫的捏着袋两天前开封没吃完的提子方包,着实有点委屈。

 

才夸你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呢。孤苦老羊叼着因为水分流失而变得有些干巴巴的方包倚在冰箱门上,感慨道。

 

这狗儿子叛逆期也忒长了些,也不知道昨晚脑子不清醒又哪犯着他了。

 

柳词摇了摇头,一边念叨着子不教父之过,一边提着面包袋又晃回了客厅。

 

电视里正播着什么韩剧,男女主角又按着熟悉的套路在争吵着。柳词总觉得自己也算是个年纪尚轻的新世纪青年,但现在小朋友喜欢的东西他是半点也看不懂。当然他也不怎么想看懂,于是他坐下来推了推枕在扶手上的狗头,把它抱到一边的靠垫上,一边自己舒舒服服的摆出了他的鸽式标准瘫,一边在沙发上摸着遥控器准备看看新闻。

 

结果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着。

 

柳词懒洋洋的赏脸扭了个头,企图找到遥控器的准确位置。哪知这一回头便看见刚才被他挪到一边的狗崽子两个前爪正抱着自己的电视遥控器,伸长了后腿搭在两个垫子上,竟然躺的比他还惬意。

 

柳词突然觉得有些异样。

 

 

 

说起来,我起床到现在……

 

有开过电视机电源吗?

 

XX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来信奉科学相信建国后没有成精的21世纪青年,柳词觉得有点慌了。

 

他连忙爬起来,战战兢兢的给方青砚拨了个电话。

 

但人到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当熟悉的iphone默认铃声伴随着呜呜的震动在餐桌上响起时,柳词是真的慌了。

 

活见鬼了,方青砚长久以来断网如同丧命,居然不带手机出门了。

 

他又去看那条博美犬,发现那条毛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缩回一个毛球,也坐了起来,正咧开嘴歪着头盯着他看。

 

柳词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克制自己把这个鬼头鬼脑的动作和方青砚犯皮的时候贱兮兮的笑容联想到一起。

 

完蛋,越看越像。柳词皱起眉,感觉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痛。

 

柳词上前去拖着的扯过毛团子的后腿把它从扶手上提下来,毛团子一顿疯狂乱蹬,非常不配合。

 

嗯,是公的。柳词神情恍惚的把狗爪子放下,毛球落地的瞬间立刻恼羞成怒的一巴掌踢到柳词脸上。

 

柳词扒开它的爪子,声音有些抖:“儿子?”

 

狗爪子啪的又是一巴掌。

 

柳词又扒开它的爪子,捏着它的两条前腿晃:“方青砚?”

 

毛球蹭的跳起来企图用后腿再给他来一脚,柳词趁机把它拎起来直接按住。

 

“方十七?你是儿子就亲一下。”

 

狗用看流氓似得眼神气鼓鼓的瞪了他好一会儿,别别扭扭的趴在他脸上舔了一口,又黏糊糊的嗷了一声,蹭进他肩窝里。

 

你他妈都什么时候了还忙着害羞!!

 

柳词被萌到了,萌的同时也震惊,一时心情上下波动的太过剧烈搞的他有些呼吸困难。

 

他手足无措的坐在沙发上,怀里的小东西……好吧,方青砚也乖巧的坐在他腿上。柳词看一只狗人模人样的坐姿,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没由来的想起两个人上一次上床,自己就着体位咬着方青砚后颈笑他:“我看你真的是个狗儿子,平时嗷嗷嗷,撸的舒服了又开始又蹭又舔的。”

 

方青砚一个转身呸了他一脸口水的场景让他记忆十分犹新。

 

别搞我呀。柳词痛苦的捂住脸。我可没真的想要日狗的呀。

 

还想着把人以后假期都哄过来养呢,现在儿子在我家变成狗了,我怎么和爸妈交代。

 

雪白的毛球把下巴撩在人肩窝上非常应景的叹了口气。柳词捏了捏他的鼻子,把旺仔小馒头塞进狗嘴里,毛球非常配合的把嘴张开,嚼了嚼,挠了挠自己下巴。

 

儿子就是儿子,变成狗了也是狗儿子。柳词心想着,又撸了一把狗毛。毛团子烦躁的一蹬腿,龇牙咧嘴的甩了一个超凶的眼神,从怀里挣了出来,又哒哒的跳回到沙发上。

 

柳词看着狗崽子滚在沙发上又摊成一张饼,心想这可不是个事儿,这傻孩子不着急那我总得想点办法。

 

但是我不能给他妈打电话,说阿姨您好我是您儿婿您儿子变成狗了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别搞我,我错了。我自己去公安局自首可能来的更快一些。

 

柳词苦大仇深的捧着狗脸。虽然这毛球萌是萌,但是还是儿子更可爱呀。

 

起码能符合人类的择偶标准吧?!

 

“你完了。”柳词埋下头和他碰了碰鼻子,语气痛苦中莫名其妙的带着些忍不住的笑意,“你这么丑的狗,要是变不回去,也就只有我要你了,你还不对我好一点。”

 

狗崽子眨了眨眼,讨巧卖乖似得又扒着他的下巴亲了一下。

 

柳词狠狠的咬住下唇,努力按下自己要强吻一只狗的冲动。

 

这下怕是真的要当个变态了。

xx

 

 

靠队友编故事的我

来自33队友气纯的“好想知道物种改变后还是人的那位的反应呀”

ting总想看我就写

依旧是ooc+傻白也许甜,同居前提

这次是真的有下。

没有下33就没奶了

评论 ( 30 )
热度 ( 103 )

© 八神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