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干嘛的lof

知我相思苦

避雷前言

挑战2450失败唠嗑,亲友点的梗,结果好像不小心开的有点长

梗大概来自于某小孩小窗静音看美恐自称被吓得头皮发麻(?)的直播现场。

大概就是灵异体质+见鬼愁的青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鬼见愁的词,欢喜(大概)冤家灵异事件簿?

废话多+流水账

品着不怎么甜

随便写写

OOC慎,勿扰正主默念十遍

 

 

 

 

1.

 

方青砚有一双不大正常的眼睛。

 

倒不是说这双眼睛长的太丑。他一双眼生的玲珑透彻,就着汪汪水波总能戳上人心尖,再加上那撒泼卖萌信手拈来的本事,途经之处总能惹的一众女子泛起一丝怜爱之情;也不是有什么疾症,他一手定点捕捉对手的芙蓉并蒂闻名大唐,纯阳宫的雨琦道长便时长在旁人面前吹嘘方青砚有一双敏锐似夜猫眼睛。为此他还被成天生着真“猫眼儿”的陆不归好一顿讥笑,最后被他按在长安的城楼上一顿好打这事儿才算完。

 

他向来是对自己无甚不满,如果这不是一双鬼眼的话。

 

鬼眼,字面意思,就是能看到鬼的眼睛。

 

方青砚打记事起就已在万花谷。早些年待在谷中,大大小小稀奇的树精山怪见了不少,大多是含着善意的小精灵,时常还会寻来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儿来送他逗他开心;就算有不怀好意的,动起手来也九成不是他的对手。他曾与长辈师兄姊们提及此事,但都被当作是小孩子白日做梦,还成了好一段时间的笑柄。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提了,只管东奔西跑的做他的“鬼大王”。

 

只可惜江湖越老胆越小,功夫越高人越骚。陆不归蹲在桌前的凳上想着,万分嫌弃的把万花少年递到他面前的镯子扒拉回去,方青砚从指缝里向外瞅了一眼,又捂着眼把那镯子推了出去,语气颇怂:“哎哟不行我遭不住了,那玩意儿还在不在?”

 

陆不归无语的看着那只玉镯,也就中等偏上的货色,没什么大不同。如果不是一位妙龄少女正站在桌旁不停的抹泪,碎碎叨叨的胡乱念着爹爹娘亲之类含糊不亲的语句,那确实是只普通的镯子罢了。若能再忽略她满是血渍的罗衫和穿过桌面的双腿……

 

这下棘手了呀。黑色的大猫蜷起尾巴,忍不住叹了口气。

 

 

 

自方青砚大闹纯阳宫一脚蹬飞三清殿长明灯的壮举,已实打实的过去了一年了。那场决裂闹的江湖人尽皆知,消息甚至一路飞传到了关外。听到这消息时陆不归正显着人形伏在玉门关附近伺机抢劫些酒钱,听闻方青砚和柳词闹掰了,连忙丢了包裹上马就跑(碎银倒是取了出来,马也是从过路的天策弟子手里抢的)。待他从大漠赶来,方青砚已经洋洋洒洒的登船出海去了侠客岛,挥挥衣袖……除了一把墨颠,什么都没带走。

 

那日花舞剑站在他的住所外,痛心疾首的斥责方青砚小白眼狼,一气之下丢了墨笔提剑就往扬州方向跑。李听松将军急匆匆的便想上马去追,却被阿越拽着翎毛拦了下来,似乎并不想让他介入此事。陆不归在树后听了一会儿,见没人察觉,趁着两人在门外就着追或不追的话题争论不休的时候潜入屋子,飞速的从床底下把一枚玉佩捞了出来。

 

若是不用的东西,他就会迅速的丢掉;不愿再见却心有不舍的东西,他便会放在什么犄角旮旯里,等着心情好了再翻出来。陆不归叼着的玉佩尾端的穗子,颇为无奈的看着床底莫名其妙的白色发带、纯阳宫的道袍、柳词的书、柳词送他的剑、柳词……

 

陆不归面无表情的从床底钻了出来,心里暗暗呸了一声。

 

 

 

在十四岁之前,大抵是因为见识少,方青砚的的确确是不害怕这些鬼怪的。只是不怕见识少,就怕见识来的太快(陆不归:这么不思进取的话怕不是柳词教你说的?),这第一次撞鬼的经历对于方青砚来说,着实算的上是终身阴影,实在怨不得他这招鬼的见鬼怂属性随着年纪有增无减。

 

那年他随阿麻吕师兄出谷历练,途经一客栈歇脚。正吃着茶,便见一刀客打扮的男子独自一人坐在窗台,不饮茶也不说话。他心生好奇,便上前攀谈,却得知此人本是大户子弟,不料家道中落,父母便携兄妹二人来洛阳投亲,结果行至洛阳城外遭遇山贼,几名家仆和父母一同遇害,小妹也落入贼人之手。

 

方青砚年少,心思不细胆倒挺大,对刀客所提之事甚为挂心,竟趁着众师兄师姐不注意,偷偷随着刀客离开了客栈,要去山寨救姑娘。两人行至洛阳城外的树林中,方青砚才忽的觉得有些异样,便趁其不备迅速使出一记阳明指制住刀客,自以为立了大功,喜滋滋的去揭刀客的帽檐。

 

结果抬眼便看到一张狰狞的鬼脸:满脸血污,半边头骨被削去了一半,左眼珠子半挂在白骨中,正滋溜溜的打着转盯着他,嘴角还挂着鬼气森森的笑。

 

方青砚毕竟尚为年幼,吓的肝胆欲裂,撒腿就跑。却不料那刀客竟僵尸打挺,一路穷追,竟是比方青砚的轻功还要快上少许。方青砚吓得大哭,脑子一片空白,一时慌不择路,竟是直愣愣的跑进了山里。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被吓坏了的众位师兄从山间的破庙里捞了回来。

 

回到城里他迷迷糊糊的发了好一阵的高烧,直至醒来脑子也仍然是一片混沌。师兄们问他如何跑到那个庙里,他也实在记不清了,只知清醒后手里攥着一块暖玉,是一片太极八卦的模样,还挂着穗,像是从剑柄上取下来的。

 

“是纯阳宫的信物,传闻是有辟邪的能力。”阿麻吕接过玉佩略略查看了一番,又递回方青砚手中,“你姑且收着,待日后大师兄拜访纯阳宫,你便随他亲自前去归还。”

 

方青砚默默的将玉佩揣进里衣,裹紧了被子,似乎安心了一些。阿麻吕见他面容憔悴,呆呆傻傻的,也不好继续发问,只嘱咐他好好休息,并命一年长的弟子明日便送他回谷让裴师兄照看。方青砚自知让师兄弟们担忧,已是理亏,再加上这洛阳城他是一日也不想再住,只得艾艾答应了。

 

回到万花谷后修养了一阵,方青砚迅速恢复了活力,性情却变了不少。他不再四处缠着年长的师兄师姐们切磋武艺,也不再在晴昼海撵着兰摧师兄的闺女(一只养的滚圆的松鼠)瞎跑。回谷半年,成日在裴元师兄住处打转不说,还时常站在三星望月屋顶对着远处发呆。兰摧失去了日常娱乐节目(欺负方青砚),深感费解,思来想去,只得请教赖在谷中做客的花海。该时花海正攥着(花兰摧的银子买的)新袍子往身上套,听了兰摧三言两语的描述,转过身看了他一会儿,幽幽的叹了口气:“入我相思门……”

 

“说人话。”兰摧一听人念诗就一阵头痛。

 

“…………知我相思苦。”花海愤愤的把新衣服往兰摧身上丢,“从你描述的方向,只怕你们这小花的心已经飞过长安城,落到华山顶上了。”

 

兰摧玉折恍然大悟。

 

 

于是第二日,十四岁的方青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众人口中莫名多了一个子虚乌有的情人。

 

 

 

 

 

 

 

 

 

可能会有别的cp不过不点明可心证

柳词为什么还没出场我也不知道呀大概快到片场了吧

人怂半夜发,也许会有下篇

评论 ( 24 )
热度 ( 78 )

© 八神沢 | Powered by LOFTER